陈佩斯欲回归央视春晚 冯小刚已成功说服宋丹丹


 发布时间:2020-10-30 00:17:27

你只能演低于你这个文化程度的人物,这样能驾驭,也了解生活。”所以,梁天早期的绝大部分角色大都是一些“不务正业”的胡同串子,而这些角色正是改革开放之后很多社会青年的真实状态。“后来有一个对我的定位,我觉得比较能接受,就说梁天是八九十年代城市后进青年的典型代表,老惹事,没文化,你说坏

两座剧场、两期培训班、两台青春版陈氏经典,不到半年的时间,陈佩斯马不停蹄将自己的喜剧理念运转了起来。昨天,即将于12月7日登台世纪剧院大道喜剧院的悬疑喜剧《老宅》进行了其中一个小片段的热身。由于该剧将观众作为一起命案“现场目击证人”的互动性,短时间内演员与观众并未真正进入到一个语境中,但陈佩斯本人却对演出充满了信心,“他们的反应比我快,肯定比我强”。这部首演于2009年的新概念喜剧,承载了陈佩斯太多的喜剧理想,推理、悬疑、互动、开放性结局……使得这出戏在上演之初并未收获如之前舞台喜剧三部曲一般的口碑效应。

而且当时的国产影片仍由中影公司统购统销,每部电影的收购价仅90万,甚至不够成本。此外,民营影视公司还需要向制片厂购买拍片指标。电影一直拍,然而投资不仅看不到回报,反而钱越扔越多,最困难的时候陈佩斯甚至开始变卖家产,用陈佩斯的话说:“能抵押的都抵押出去了,反正除了老婆孩子不能抵押。”当年每部电影的盈利只够下一部戏的筹备,陈佩斯几乎都是在白干。加之当时创作环境不允许民营电影公司在影片中署名,这也让陈佩斯十分失望,因此1998年拍完《好汉三个半》后他就再也不拍电影了。

“它不像《托儿》和《阳台》写得那么满,实际上是有点寓言形式的,和我们以往的喜剧作品完全不同。”陈佩斯认为:“《戏台》要反映的内容更多,立意也更深远。《托儿》反映的是社会不良现象,《阳台》反映的是社会问题,都是现实题材的话剧,而《戏台》写的是一个一百多年前的故事,讲述的是专制对文化的戕害,这个题材的寓意特别深远,实际上不光演戏的人受到过这种伤害、看戏的观者也受到过这样的伤害,所以会特别有共鸣。”对于演出《戏台》这部作品,陈佩斯感叹“能够‘蒙’到这个题材特别幸运”。

直到1979年被父亲拉着参演了《瞧这一家子》,才开始真正接触喜剧。市场梦:“走穴”最勤的时间也正是陈佩斯在央视春晚大红大紫的阶段,他的所有作品都经过了真正的舞台检验从被父亲领进门没费太大气力便在电影领域游刃有余,到在舞台磕磕碰碰从头再来;从体制内到民营,陈佩斯成了文化市场生态渐进的亲历者。成也市场、败也市场,陈佩斯们成了被丢进市场的第一批演员,作为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也不可避免地经历了体制转型的阵痛。

19日,央视马年春晚总导演冯小刚与副总导演赵本山、艺术顾问张国立、刘恒和策划张和平等春晚智囊团一道,首次召开了春晚语言类节目碰头会。此次碰头会开了10个小时,为春晚小品、相声等语言类节目的总基调“一锤定音”。冯小刚明确表示,相声小品不能束手束脚,要解放思想,唱赞歌的作品一律不要出现,他还直言最喜欢有尖有刺的东西。作为电视节目导演界的“新人”,冯小刚坚决要把“针砭时弊”带到语言类节目创作中。他提出“摒弃煽情、唱赞歌的东西”,所有创作者要“放开手脚,敢写敢说,呈现带尖带刺、有棱有角的相声和小品”,他举例说,他特别推崇上世纪80年代的讽刺相声,比如马季的《宇宙牌香烟》、姜昆的《虎口遐想》和《电梯风波》等,在他眼里,这些才是针砭时弊、贴近生活的好作品。

“京禧”是去年开始陈佩斯牵头打造北京喜剧艺术节的一个文化品牌,鉴于喜剧剧本严重匮乏的局面,2014年北汽、北奥和大道组成的“京禧三剑客”再次联手大范围、大手笔地开始“北京喜剧艺术节·2014剧本征集”活动。征集活动分为“完整剧本”和“故事梗概”两个竞赛单元,由陈佩斯亲自率领专业评选团队,获奖作品将获得总共16万元奖金,同时还有机会和陈佩斯合作,将作品搬上舞台。不过一向对剧本严格要求的陈佩斯在吹响“剧本征集”号角的同时,也直白表达“对结果不抱希望”。

宝宜 清轩 赵倩

上一篇: 《我是杜拉拉》“小姑”杨昆熬成“恶婆婆”(图)

下一篇: 组图:王络丹俏皮写真 自评“鬼马自在”本色生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绿水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