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谈央视春晚:偶尔也看 但不一定是过年时


 发布时间:2020-10-27 03:05:39

陈佩斯早期也演过许多经典影视剧,尤其是他和父亲陈强合作的“二子”系列堪称中国最早的系列喜剧电影。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陈佩斯和朱时茂在历届春晚的舞台上留下了不少经典佳作。1999年初,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擅自出版了《吃面条》、《拍电影》等8个小品的光盘,陈佩斯和朱时

研究和推广喜剧也是父亲一辈子的心愿。我的喜剧生涯到现在正好30年,但是前18年就是盲人摸象的状态,虽然也是轰轰烈烈,但其实都是在寻找方法,近12年这层窗户纸才算是被捅破。过去是在想方设法地抖包袱,却忽略了箭该往哪里射。明白了问题的根本后,我自己对于喜剧理论的总结就是从人类的笑的行为开始的。于是在给学生讲课时,我就是想追本溯源到骨髓——人类为什么会发笑永远是第一课。其实我想为学生剖析的是:从笑的行为本身过渡到喜剧的背后必然会有一个悲情内核的喜剧理论。

然后导演一喊开始,我就光着脚跑,导演喊停的时候,我一抬脚都鲜血淋淋的,疼得我都控制不住,可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非常开心。”陈佩斯坦言当时都惊住了:“笑真是个特别残忍的东西,我当时脑子里闪过的就是,之前拍《瞧这一家子》,也是,人掉水里了,观众在荧幕下笑,一般我们有喜剧上的碰撞,各种失误各种窘态都是观者的笑声。突然我开始怀疑,我做的事情是有价值还是无价值的,虽然鲁迅也说过喜剧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了给人看,但很长时间我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值得做这种事,这条路上确实没法商量,也没有人能给我答复,只有自己一点点往前。”“我觉得不要随便告诉别人一个原则,尤其是做人的原则。每个人有每个人生命的轨迹,有些东西是他经历可你看不到的,告诉他这样好,那样不好,都可能是错的,人生会有很多不得已的事情,要不得已而为之,也有很多我必须要接受的现实,滑稽就是要把这些放下,不去正面的对抗,躲过去,擦过去,柔性地滑过去。变通,是生命的智慧。”——陈佩斯谈人生经验。

当日,宋丹丹面对众媒体一番自我剖白道出了自己这些年对春晚说“不”的心声,“之前说话太绝了,我说‘除非把我抓起来,或者判刑(我才上春晚)’,春晚能不能演,我也是很纠结。希望我能言而有信。”发布会快结束时,宋丹丹却透露,“没有一件事真的可以完全确定”,如此模棱两可的态度疑似松口上春晚也绝非不可能。记者多番打听获悉,宋丹丹没顶住冯小刚等众好友的力邀,已经松口应承加盟马年春晚。目前,与宋丹丹搭档的演员还没最后敲定,而与赵本山再次合作,让观众心中经典的“山丹丹”组合亮相马年春晚的可能性最大。

而且当时的国产影片仍由中影公司统购统销,每部电影的收购价仅90万,甚至不够成本。此外,民营影视公司还需要向制片厂购买拍片指标。电影一直拍,然而投资不仅看不到回报,反而钱越扔越多,最困难的时候陈佩斯甚至开始变卖家产,用陈佩斯的话说:“能抵押的都抵押出去了,反正除了老婆孩子不能抵押。”当年每部电影的盈利只够下一部戏的筹备,陈佩斯几乎都是在白干。加之当时创作环境不允许民营电影公司在影片中署名,这也让陈佩斯十分失望,因此1998年拍完《好汉三个半》后他就再也不拍电影了。

19日,央视马年春晚总导演冯小刚与副总导演赵本山、艺术顾问张国立、刘恒和策划张和平等春晚智囊团一道,首次召开了春晚语言类节目碰头会。此次碰头会开了10个小时,为春晚小品、相声等语言类节目的总基调“一锤定音”。冯小刚明确表示,相声小品不能束手束脚,要解放思想,唱赞歌的作品一律不要出现,他还直言最喜欢有尖有刺的东西。作为电视节目导演界的“新人”,冯小刚坚决要把“针砭时弊”带到语言类节目创作中。他提出“摒弃煽情、唱赞歌的东西”,所有创作者要“放开手脚,敢写敢说,呈现带尖带刺、有棱有角的相声和小品”,他举例说,他特别推崇上世纪80年代的讽刺相声,比如马季的《宇宙牌香烟》、姜昆的《虎口遐想》和《电梯风波》等,在他眼里,这些才是针砭时弊、贴近生活的好作品。

“50后”朱时茂最近以电视导演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前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爆出了一则重磅消息——春晚总导演冯小刚已给他打过电话!朱时茂虽然不肯讲出细节,但言语之间暗示他和陈佩斯有望在事隔十多年后联手重返春晚舞台。当被记者问到很多观众期待在春晚再次看见他和陈佩斯的演出,是否还有兴趣重返这个舞台时,朱时茂说:“我只能告诉你,冯小刚已经打电话(给我)说过。”但他表示这是两个人(指他跟陈佩斯)的事,一个人决定不了。随后朱时茂明确表示,他将此事告诉了陈佩斯。但不管记者如何追问下文,朱时茂都只表示:“剩下的就不说了。”。

”而陈大愚也同样如此,“从小我爸爸在家虽然总是收着他自己的脾气,但他的气场就在那,霸气外露,会让别人感到压力,所以最近他没怎么说我,大伙都说我更放得开了,演得好了。”在陈佩斯的学员班剧组里,有种老戏班的感觉,私下里青年演员们都一起吃喝玩乐,聚在一起总结讨论舞台上哪里还有待改进。随着陈大愚演技的提高,他的嗓音也特别像陈佩斯,眼尖的观众开始关注到他,甚至有时谢幕后观众会问他是“陈老师公子吗?”对此,他从不回应,“我还是希望把功夫练好了再说,目前我先要提高我的抗击打能力,让整个人更自信起来。”陈大愚和陈佩斯一样,也是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其实我看父亲的小品从来都没有乐过,我觉得我笑点特别高,那天去看电影《分手大师》我差点看哭了,因为想到了我们从事喜剧这一行的人真的很不容易。生活中,我也是比较拘谨、比较宅的一个人,但我的长处是逻辑性比较强,我改剧本会比较快。这可能也是我和我父亲不同之处。”晨报记者 和璐璐。

莱西 悬疑剧 黄云

上一篇: 我存了一道光,它终将出现在舞台上

下一篇: 海岩否认为儿子进军娱乐圈铺路 曾爆发家庭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绿水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