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不接受喜剧类节目邀请:怕演不好导师


 发布时间:2020-10-31 07:02:57

我现在只能告诉你,冯小刚是(我的)朋友,打过电话了,见面也说过了,剩下的就不说了。谈陈佩斯“我们没有共同爱好,我爱锻炼,他不爱”羊城晚报:这些年你和陈佩斯的关系还是这么好,连拍电视剧也赶在一块儿(陈佩斯最近自导自演了一部电视剧《好大一个家》),听说还是你给他的建议?朱时茂:对,我

电影创作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投资、回收、宣传及其背后的政治、经济因素,创作过程极其不纯粹,甚至会把人的精力耗尽。那时的电影票房多少都是“零”,电影改革就是一句空话,有价票证根本没有在法律上确立其地位。直到今天,电影票房数字仍旧是不真实的。而舞台无论受众还是票房尽管不多,但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唯一的不和谐音是近几年有些只投资不卖票的豪华大制作,一定程度破坏了市场。反而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市场经济初期时,一切都是遵循市场规律的。

在随后的14年里,陈佩斯的小品11次登上春晚,成为中国最火的喜剧小品演员之一。1998年春晚,他和朱时茂创作表演了小品《王爷与邮差》,这是他在央视春晚的最后一个作品。同年,他状告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侵犯自己的作品版权,随后,彻底与央视断绝关系。“那不是一个创作氛围,每个部门都在互相掣肘。所有能在那里工作的人都是‘爷’,谁都惹不起。”陈佩斯回忆春晚留给自己的记忆,他说,那以后,自己再也没看过春晚,之后,生活安静很多,“春晚那几年,我生活得很狼狈,整个下半年都很焦灼。”。

看完《泰囧》,心中立马产生了三个问号:陈佩斯看完会怎么想?冯小宁看后会怎么想?冯小刚看后又会怎么想?很多人知道陈佩斯后来因故离开了央视舞台,但很少有人知道真正打垮陈佩斯的却是一部他自己投拍的喜剧电影《好汉三条半》,亏得一塌糊涂。赔钱的结果是陈佩斯用老婆的私房钱跑到延庆西三叉村承包了1万亩荒山,种果树和速生木材树。两年后拿着赚到的30万元重返话剧舞台,凭着《老宅》话剧东山再起,从此跟电影“绝缘”。相信陈佩斯老师在种树的时候,一定对于投资电影的经历有过深刻的反思,不知他是否想过电影和话剧之间区别的问题:一部话剧,可以在几十甚至是上百年中被编排无数次,却仍然受到欢迎;但是电影却不行,如果过了时效性,即便是《泰坦尼克号》、《星球大战》、《E.T。

个中原因,是有些创新和建议技术含量太大、片面性很强,实在难以操作,或者说效果、笑果并非想像的那么理想。其实春晚一直在用谁、不用谁的矛盾和困惑中前行,但也始终秉承着作品至上的观点和主张。比如说马季、姜昆、黄宏、巩汉林、潘长江等明星大腕,都曾被春晚临时“叫停”过。倒不是嫌他们面孔太“老”,而是他们的作品不够理想,与应有的水准和观众期望值相去甚远,最后只能忍痛割爱。相反,有好多地方台选送的作品以及当初的冯巩、牛群、赵本山等人,都是通过春晚走红的。

这种方法过去在舞台上好象是没有过,因为自己多年在喜剧舞台上打拼,我有这个把控现场的能力。”“小品锻炼了我的喜剧技术,我又把这种喜剧技术用在了话剧上,完成了两个小时快乐的创造,这个时候就真的发现自己在成长,获得了很多智慧。”陈佩斯觉得,自己渐渐成为了一个“好的飞机设计师”,“想象出来的零件怎么做,怎么组合,全都是设计好的,两个小时从头至尾,观众在哪个点笑是精确计算的。”又获得很多经验之后,陈佩斯做了《阳台》,这部戏可以说是他30年喜剧的总结,“当时也是非常巧,自己住进了新买的楼,住进以后发现很多让你吃不下吐不出的东西,整个上了一个大当,而且关系不对等,那种被屈辱简直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特喜剧! ”寻找自我——人每时每刻都在演戏演小品名满天下、承包果园做农民、钻研喜剧搞实践,到底哪个阶段,陈佩斯活得最像陈佩斯自己?他回答说:“加一块就是了!”在陈佩斯看来,人不是在舞台上才叫表演,生活里每个人都在演戏,都在表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角色、家庭角色,“你见了你妈整个口气,说话的调子都变了,见了儿子又变了,一直有角色不停地在变化着——演小品名满天下的时候,是我自己开着车在北京横冲直撞,跟着老茂到处应酬,那时候觉得也很自在。

油水 天熹 含丽姬

上一篇: 网友吐槽《花非花》台词肉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下一篇: 《冰雪奇缘》加冕史上最卖座动画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绿水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2655